又热又喘的“烤”验!记者还原江海消防员的“日常”视频来了!

还有大小不断的火情7月27日,刚刚处置完一场火灾,江海区消防救援大队的消防员们脱下厚厚的灭火防护服,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。近距离对峙火场高温,再加上天气酷暑闷热,防护服下的衣服早已湿透,豆大的汗珠如雨点般滴洒在地上,就连头发都湿得打绺,像个小刺猬。

对于消防员来说,无论太阳多毒辣、气温有多高,一旦遇到火警险情,他们就要穿上这身战斗服,背上空气呼吸器,扛上灭火救援装备,奔赴灭火救援第一线日,记者来到江海区消防救援大队

为了保存体力,尽可能多体验几个项目,记者决定从最基础的体能训练项目之一——攀爬项目开始进行。

攀爬能力是消防员的必备技能。在开始训练前,消防员郭家劲给记者做了示范。“三、二、一,走!”随着一声令下,郭家劲双手抓住绳子向上一蹿,双脚配合双手敏捷地沿着粗麻绳向上攀爬。还没等记者反应过来,郭家劲已经攀爬到了四楼,并翻进了窗台。

看似简单的动作,却藏着日复一日的训练成果。速度、技术、体能,缺一不可。在之后的体验中,记者多次尝试却抓不住要领。消防员们不断纠正记者手脚放置的位置和攀爬速度的要领,看似简单的操作实则包含了许多需要注意的细节:必须要有极强的手臂和腰腹力量,攀爬物仅仅是一根柔软无任何支撑的绳子,只能靠日复一日的训练来寻找爬绳的手感和经验,难度可想而知。

在攀爬过程中,绳子一直在抖动,这让记者倍感压力。多番尝试后,记者花了32.59秒才艰难地爬上了二楼,就已经没有力气了,双手开始不由自主地发颤,只能遗憾放弃。而在平常训练时,消防员需在30秒左右完成4层楼的攀高。△消防体验。

在换衣之前,记者先是感受了下防护服的材质,能明显感觉到其表面比较粗糙,不透气。里面有多层衣料,包括防水层、隔热层、阻燃层,整套衣服非常厚实,显然是个出汗“利器”。

将两脚伸进裤靴中,像穿背带裤一样把裤子提至腰部,再将两臂伸进两袖,扎紧腰带,戴上安全头盔……防护服往身上一套,几乎不透气,简直如裹了一件大棉袄。尽管内穿的是一身短袖短裤,可这时记者明显感受到背后开始冒汗了,防护服里的短袖已经粘住了皮肤。

刚穿好防护服,记者还没来得及反应,突然感觉整个肩膀往下一沉,一个重约10公斤的钢瓶背在了肩膀上,沉重的压迫感瞬间袭来。“火场里,我们就靠这个呼吸的。”说话间,刘阳为记者戴上了呼吸面罩。记者瞬间感觉整个人跟外界都隔离开了。

因为全身封闭,呼吸需要借助钢瓶里的压缩空气。没有打开呼吸器前,记者感觉整个人就像待在一个密闭的仓里,非常闷,不一会儿便喘不过气来。直到消防员打开呼吸器的阀门后,呼吸才开始慢慢顺畅。然而,在面罩里呼吸并不轻松,相反,每次呼吸需要花费很大力气,只有在电影情节中才能听到的“呼哧——呼哧——”的呼吸声,充斥在面罩内。

整套防护服非常重,走起路来非常费力。“整套灭火防护服有23件装备,佩戴式防爆照明灯、消防轻型安全绳、正压式消防空气呼吸器……加上水带差不多是30公斤。日常训练中我们必须穿全套防护装备训练。”刘阳说。每次出勤,消防员都要配备全套防护服,从头到脚全部封闭起来,因为只要有一点空隙就可能让火苗或者烟雾进去,人就可能受伤。

套上比棉衣还厚实且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背上空气呼吸器,走在太阳下,不到5分钟,记者感到胸闷气喘,身上汗流不止。△高温下记者朱磊磊体验消防员。

“和真正的火场比,夏季训练中的苦和热根本不算什么。”刘阳告诉记者,在真正的火场,温度和“烤”验只比现在还要高,“火场的热辐射会让人感觉被火焰包围。有的火场更是浓烟滚滚,伸手不见五指,能见度不过1米。”

换衣前,刘阳曾告诉记者,抢险救援服较轻便,虽然是长衣长裤,但对他们消防员而言已经是“清凉”装备了。换上防护服后,记者深切理解了刘阳的话,相比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之前穿的抢险救援服确实是凉快多了。

在消防指战员的日常训练科目中,很多项目都非常考验消防员的体力和耐力。这次体验安排的是50米负重跑与负重登楼,他们考虑到记者的体能水平给予特别优待。“我们一般都是跑100米,而且是连续一整套完成,但你估计吃不消。”紧接着,消防员又拿着两卷消防水带让记者提着,并试着走几步。这时,记者才感觉到抬起脚走路是那么的困难。△50米负重跑。

随着一声令下,记者迅速向终点跑去,但背上背着20多公斤的装备,再拎上重达10公斤的消防水带,感觉光抬脚就很费力,何谈像消防员那般健步如飞。两个来回下来,记者便开始气喘吁吁,胸口像有一团火在燃烧,汗水顺着脸颊不住地往下流。△训练下来,记者体力透支到极限。

而就在这种状态下,记者还要完成负重登楼训练。除了身上的装备,爬楼时还得一手拎着一盘水带。才爬了两层楼,记者体力已明显不支,脚上像灌了铅一样,每上一级楼梯都要用尽全身力气。△体验负重登楼训练。

总算“爬”到了二楼,短短一分钟时间,对记者来说仿佛过了半个世纪,体力透支已达极限。记者瘫坐在楼梯上,上气不接下气,甚至不能说话,只能张大嘴巴大口喘气,额头上的汗水直往眼睛里钻,糊得睁不开。

“火情随时都会发生,高温天气下更是火灾事故的高发期,高温环境下的演练早已是消防员的家常便饭。”江海区消防救援站政治指导员汪欢告诉记者,平时他们的训练要复杂许多,要求也更严格。“有时候我们甚至要战斗一天一夜,这对我们的体能要求是非常高的,像一些高层建筑火灾,我们要从一楼爬楼梯上去,把水管和水带一直沿着楼梯铺上去,铺到十几楼,如果体能跟不上,怎么去救人。”汪欢说。

“只有做好恶劣天气下的演练,熟练掌握每一项操作技巧,才能保证在遇到各种突发状况时更好地完成任务,在关键时刻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。”汪欢说。

徒手爬绳上楼、50米负重速跑、负重登楼……一项项训练科目,在消防员的演示下看似轻松。然而只有穿带上这身近30公斤的装备亲身体验后你才会发觉,真的没那么简单!这一刻,对消防员这一职业,记者有了更深刻的感受。

入夏以来,高温“炙烤”每时每刻都在陪伴着他们,对他们来说,这已是家常便饭。当我们在空调房里享受清凉时,他们每天都要在烈日下负重训练。而一旦接到警报,他们则会马上穿上厚重的战斗服,迅速奔赴火场。

在他们眼中,每一次灭火救援都是生与死的考验。他们手中提着水带,肩上扛着拉梯,日复一日艰苦训练,每一滴汗水最终都会凝聚成困境中的希望。

逆流而上,逆火而行。有人说,消防员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职业,每一位消防员都可能面临生与死、血与火的考验;但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负重前行,保卫了一座又一座城市的平安。

原标题:《又热又喘的“烤”验!记者还原江海消防员的“日常”,视频来了!》

Leave a Comment